icon
当前位置:
网站首页>公司动态>武汉中心医院门口的小卖部老板确诊感染去世!医生千字长文看哭:我们都是小人物

武汉中心医院门口的小卖部老板确诊感染去世!医生千字长文看哭:我们都是小人物

林君走了! 他不是院长书记, 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门口小卖部老板。 时间来到2月12日上午9时,全国新冠肺炎死亡人数攀升至1114人。湖北死亡人数1068人,其中武汉死亡人数820人。林君是武汉死亡人数之一。 林君,本名叫林红军。医院医护人员觉得顺口,就喊成了林军。 记录下“林君走了”的,是武汉市中心医院疼痛科主任蔡毅。这篇2025字的文章,于2月11日21时15分,通过蔡毅的认证微博发出。截止2月12日下午7点,20小时,转发量11.3万,评论1.4万,点赞22.2万。 微博为何引发众多网友转发? 网友“虎牙的被忘鹿”说:“每一个1,都是活生生的人,连带着一个家庭。”演员姚晨转发这条微博时,引用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主题曲《Remember.Me》一句歌词评论说:请记住我,那是我唯一存在的方式! 何许人也? “我都不知道他叫林军,还是林君,还是林均!”在蔡毅这里,此人竟然有三个名字。不过,都是错的。 网友“林还好”称”他是我舅伯“,并证实,“本名林红军,大概是顺口,大家都喊他林军。” 名字记得不太清楚,但林军的相貌,蔡毅印象很深:脸圆圆的,黑黑的,个头1米7左右,是个“一脸和气的汉子”。年龄50岁左右。 不仅如此,林军做过很多点滴事情,蔡毅也是记忆犹新。 文中,蔡毅这样写到:十几年前,蔡毅刚到武汉市中心医院,岗位在麻醉科。“那时医生熟人做手术,要表示谢意,同事之间送红包显得太生疏,往往就打一电话,林军啊,你给麻醉科手术室,各送一箱水!再给某某科室护士站医生办公室丢一箱,下班我去结账!” 电话那头,传来的是一声“好嘞”! 再后来,快递业兴起。医生忙,经常快递小哥等不了,蔡毅和同事会告诉快递小哥,把快递放到医院门外的小卖部,“找那个叫林军的老板接着!” 病房有病人想吃香蕉或苹果,只要一根或一个。找到林军买。林军也会送到住院部。“一个苹果怎么收钱?他应该没收。”蔡毅说。 “走”在急诊留观室 林军经营的小卖部,店招名叫颖锋副食商店,位于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号门斜对面,鄱阳街18号。这是一家有着两间临街门市的商店,目前卷帘门紧锁。 据隔壁邻居女士介绍,林军去世了。他的妻子感染了新冠肺炎,现正在对门的医院里接受救治。 林军妻子也被感染,得到了蔡毅及其医院其他医护人员的证实。 从颖锋副食商店,正常步伐步行,大概只需走30多步,便可通过一号门,进入到武汉市中心医院里。向右,从眼耳鼻喉大楼背后,走上一百步左右,便可来到急诊楼,通过一楼楼道处的校门,便可进入到急诊留观室。 林军是怎么被感染的?谁送到的医院?还是他自己来的?这些暂且无法得到证实。不过,蔡毅的字里行间,透露了林军的生命终点,即在距离他商店仅仅100多步的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留观室。 蔡毅知道林军被感染的消息,是从老麻醉科主任告诉的。2月9日,老主任打电话问蔡毅有没有床位。疫情突然,“老主任知道我难做,这是第一次为要床位向我开口。” 当时实在没床位了,蔡毅婉拒老主任的同时,随带问了一下“是谁”,老主任这才告诉蔡毅,“林军感染了”。蔡毅没怎么在意,因为”我想他那么年轻“。 两天时间很快过去,蔡毅也一直在隔离病房忙着。 2月11日,查完房,脱下防护服,“在清洁区喘口气,看看同事微信群,惊闻,林君走了!”“仅仅过了两天,他就走了,走在我们医院急诊留观室,双肺,全白!” 因为太熟悉,蔡毅心怀内疚,便问了问急诊同事。同事告诉蔡毅,林军的病发展的太快了,“除非有ECMO,也许才有一线生机”。 蔡毅在文中透露,武汉市中心医院只有两台ECMO,其中一台还是老院长夏家红从韩红基金会化缘来的。“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,等床,尚有困难,如何有机会用上ECMO续命?” 记住我们身边的“小人物” “很多这样的小人物,在我们身边,不那么起眼,突然,,没了,我们才发现,他在我们生命中,是那么重要。”蔡毅的字里行间,充斥着对林军的怀念。 蔡毅记得,这么多年,林军面对他们时,笑从来都是憨厚的,也从未有怨言。 曾几何时,移动支付尚未流行时,医生穿白大褂,不带钱,”就直接去他的小卖部,拿水喝,拿饼干吃,以后给!”这个以后是多久?有时候忘了。“突然路过,老板,我差你多少钱呀,他从来都是憨厚的一笑,记得清楚就说个数,记不清楚,就跟我们商量个数。” 每年除夕夜,总是一家团圆的时候。据蔡毅回忆,他在除夕夜值班的那几年里,林军吃完年夜饭,总会出现在小卖部里,开门营业到深夜十二点。“这个时候能赚多少钱呢?他可能是想着我们值班医生过年回不去,还有个地方卖吃的给我们吧!” 活着的人 还要继续 “逝者已矣,但活着的人,还要继续!” 时至2月12日晚7时,结束与封面新闻记者的视频采访,蔡毅又回到隔离病房查房去了。 蔡毅和他的团队 这是蔡毅“上一线”的第15天,管理床位32张。截至目前,已经出院25人,其中22人临床治愈,另外3人去世。 蔡毅在文中自问自答:累吗?“我跟你说不累,你是不是不信?但真的不累!起码现在的工作时间,比我开刀的日子,轻松多了。”因为作为一名外科医生,蔡毅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是常态。 穿上防护服照相,蔡毅喜欢比胜利剪刀手 很多医生当穿上防护服时,为何“突然感到一身酸软”?蔡毅在文中这样写到:“陌生的疾病,被感染的恐惧,物资的不足,疫情看不到尾的惊慌,患者濒临死亡的无助,身边同事的倒下,这些心理的压力,给我们套上一层一层无形的枷锁!” 因此,“这不仅仅是累啊!” 介于医护人员压力太大,武汉市中心医院规定,战疫一线医护人员14天轮换一次。 2月11日,医院通知蔡毅带着团队“下来”。不过,当听说接替科室因人手不足,一位老主任要亲自上,蔡毅便做了一件违背原则的事,带着四个小伙子继续下一个14天。 蔡毅说,他不换,他觉得自己身体还可以。“我是想做事,不是因为别的……”因为”我怕无聊,在家会闷出问题!” 网友评论 文章来源:光明网综合自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 田雪姣、网友评论等 原标题:《武汉中心医院门口的小卖部老板确诊感染去世!医生千字长文看哭:我们都是小人物》
相关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