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on
当前位置:
网站首页>公司动态>许可馨事件第九弹

许可馨事件第九弹

许可馨辱骂国人、辱骂烈士事件已经过去近20天了,网友关注她的父母是何方神圣还没有找到。但是许可馨同学在外网上发布了新动态:可以帮忙请大家多多评论好吗?如果五毛们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我,他们一定会气死,我们一起加油,气死五毛党。 好吧,相对公知党,按照许可馨的逻辑,我们这些声讨都可以被称为五毛党。不过笔者奇怪的是,五毛党什么时候成了权贵嘲笑的对象?问“华北之大无一地可置书桌”的是穿不暖、吃不饱的穷学生,喊“反内战、反饥饿”的还是穷学生,喊出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陈胜吴广是穷当兵的,喊出“驱除鞑虏”的朱元璋是穷和尚。这个世界上最需要公义的是底层基层,这个世界最需要维护公义的就是权贵,权贵何以为权贵?食肉者鄙,没有了公义,只怕是要被食肉的。 网友们评论打卡,有些人装作看不见;网友们发文,有些人玩舆控;网友们只能悲凉的把苏州当许州了。 苏州,几乎是寄托了中国人美好的向往。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曾经漫步在庙前街、曾经留连在留园虎丘,看着白墙青瓦是洁净,望着曲径通幽是精致,听着吴侬软语是温婉。而这一切美好,在权贵面前都狰狞起来,网友的嘲笑不是对苏州美好的贬低,我们无法忘记散装江苏,我们无法忘记苏州逆行者,恰恰是美好与狰狞的反差,让这个世界有了公义与罪恶,难道真的姑苏城外寒山寺,旦夜骂声难彻传? 又回到五毛党,最早的五毛党是指发布有利于中国政府和党的相关评论的人。后来被公知作为贬低不同其见解的人的特定称谓,当然笔者估计下一步公知会把五毛忘掉,更广泛的用白左来形容每一个为国家说话的人。笔者之前的文章《碍国者?是给爱国者戴上蒙昧的帽子》中,就已经深刻的感受到对于爱国的污名化,这个社会、这个网络、这个环境已经到了被人恶意割裂的地步,恶意诋毁与建设性批评是两码事,利用问题和解决问题是两码事,假装理性与躬身行事是两码事,什么时候辱国可以无所畏惧?爱国成了背负利益? 所以,大家可以看看,许可馨辱国,似乎在她眼里没什么大不了,李诞和他老婆打着东亚病夫的牌子录视频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。 李诞的“东亚病夫” 那么,作为普罗大众,难道真的就是这样接受污名化,过日子给称为贱骨头,说句话被说成碍国者,追问真相被称为五毛党? 那么,救救普通人的名声! 权贵的高傲救不了自己,难道你们想当周厉王?亦或是,民皆曰“啖其肉”的嫪毐? 拭目以待!
相关文章: